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印藝科技 > 印刷史話 > 「書」在天地間仍代表知識和智慧的力量

「書」在天地間仍代表知識和智慧的力量

臺灣《印刷人》第237期 更新日期:2018-05-24

cf手游体验服申请问卷 www.optim.icu 在美國第45任總統就職大典上,川普總統在梅蘭妮亞夫人的陪同及大法官的見證下,左手按「圣經」、右手高舉唸總統就任誓詞,表示在基督圣經戒律下,執行四年世界最大權力的責任。儘管川普是口無遮攔的大砲性格,對于自己信奉的宗教經典仍不敢輕忽,可見書的力量十分重大。未來若有佛教徒當選美國總統時,在宣誓典禮上,相信左手按一本「佛經」也是必然的,大家也會尊重他的信仰,可見這些舉世所信仰的經典書冊,是具有非常巨大的力量。有一天若「書」已不再流行,大多數的知識都在「云端」上,宣誓就職的人總不會左手按一個裝有圣經內容的「磁碟機」宣誓吧!

「書」的歷史至少有四千多年了!在兩河流域之巴比倫的蘇美人文化中,有很多用泥板、石刻留下的文件內容,其中被世人稱為「世界上最古老的法律書籍—漢摩拉比法典」,被刻在十分堅硬材質的黑曜巖圓柱體上,得以將石柱上的當時律法完全流傳下來。另外,古埃及的「紙草書」也有四千多年歷史,同樣紀錄著很多內容,包括皇室因奪嫡而兄弟鬩牆殺父的逆倫事件也紀錄在紙草上,摩西出埃及記,到西奈山拿到刻有十戒的戒律刻文,這也是「書」的一種方式。人們發現在耶穌出生前一千多年,當時使用羊皮書寫下的「死海經卷」,這種羊皮書存在于中亞、地中海各地。而羊皮書也是人類使用最廣泛的古資訊載體之一,不僅只有基督教使用,東正教也有使用羊皮書的習慣。

在古老文明的古國中,古希臘的羊皮書是以動物性的小羔羊皮刮薄製成,其成本高、耐久性好,但普及程度差,甚至發現在20世紀東正教羊皮書的教會文件底下,仍有淡淡的文字影子,用肉眼看不見的舊文件內容,若以不同的光譜去分析、檢視,即可看出被刮去但滲入羊皮組織的若干化學墨水字跡,卻是希臘著名科學家「阿基米德」的一些物理學定律,這些世界最寶貴的科學文件,在教會缺乏羊皮紙的情況下,被刮去再寫上新字成為新書的一部份,然而這樣的情節并非是單一事件。梵諦岡天主教廷擁有很多古老的羊皮書,他們委託日本凸版印刷公司為古羊皮書文件做分析,檢測其底部是否仍有未知的文件存在,凸版印刷公司不僅利用IR、UV等不可見光之外,還有其他的特殊掃描,層層去除已知的文字影像之外,底下一層、兩層之字的不同時期、不同手寫油墨的主吸收頻譜去分離表層文件之外,再往底下兩層、三層的文件。相較于古埃及的紙草纖維,是屬多層式再互交疊的結合,又有壓實及曬乾作用,形成一個組織結構較不會翹曲,而且平坦、耐久性好的文書、圖書載體,而古埃及的紙草在今天雖沒有實用性,卻成為觀光古埃及的紀念品,因此仍有人在生產。在南亞的印度古文明,佛教及其他宗教經典都用一種寬幅的棕梠葉,將其曬乾形成長條可書寫的見葉,所以古老佛經是以「貝葉經」,在左右兩邊打出孔洞穿線堆疊成冊,這也是最簡單的古書,因此這些古經典大多在數十年、上百年后,因葉子枯朽而失散,在唐三藏等等大法師們的取經、譯經中,由晉法顯大師之后,印度的梵文貝葉上的佛經大多是漢譯成中土的漢傳佛教經典,又藉紙張傳媒加上印刷術而留存下來,在宋初四川毋昭裔所印《宋開寶蜀本大藏經》,共印1,000冊、每套五萬多頁,開啟佛學流行于東亞,并保存佛學經典在漢傳佛教于韓國、日本的地位。因此在「貝葉經」的消失下,古梵文的佛經已十分支離破碎沒有完整版本,所以在印度教、回教之后,當他們想回學佛教時,只有漢傳佛經能提供養分,斯里蘭卡的僧人前來臺灣學中文讀取「漢字佛經」,研讀完整的古印度梵文佛經,在傳到中土后又漢譯流傳下來的佛學精要。

談到中國最古老的文字載體,大家都會想到「甲骨文」、「鐘鼎文」,很少人會注意到「竹簡」、「木簡」的古老漢字書寫載體,多數人不會把竹簡、木簡的出現年代與甲骨文、鐘鼎文相提并論,因最古老的竹簡是出現在西北乾燥地區的「居延漢簡」,今天秦簡、更早西漢楚墓中也有簡冊出現。但是在甲骨文卜辭中,就有「冊」這個字,代表在那個年代就用木簡書寫、繫線成書的冊載體已出現,也因為中國有世界上十分古老的銅鑄「鐘鼎文」之文件載體,加上用于殷王室做為占卜、紀錄的「甲骨文卜辭」,在很多佚散的龜板甲片及牛骨獸骨的骨片上刻字,再用刀刻卜坑,用火炙燒裂紋做為占卜吉兇用的工具,有時一件事會有多次向上蒼垂詢,所以邊上刻有三卜、五卜等不同追加求釋疑之事?;舊霞墜俏?、鐘鼎文不能稱為「書」,因為沒有多少字又僅是片段的紀錄,而甲在卜辭中提到的木簡冊,卻因中原的潮濕及保管不良,至今沒有任何一本可稱書的冊出現。再怎麼說殷商有了鐘鼎文、甲骨文出現,有很多史料可以研究,但同一時期文化也十分鼎盛的「三星堆」,有精美的鑄銅器技術,卻沒有任何隻字片語留下來給后人。

在古文字的傳承,古希臘文雖流傳下很多字來,卻沒有太多的知識流傳,除了古希臘建筑的神殿柱子,其弧度在視覺上十分考究,到達人類要求的一個極致,但是后人研究出來。反觀今天很多漢學,不論儒學、道學、哲學、玄學、軍事等等,在甲骨文剛剛給漢民族一個可以用文字來表達的工具之后,由春秋到戰國短短六、七百年間,產生用「漢字」思考出來的哲理,有很多不只顛樸不破,而且仍在奉行,像儒家孔、孟思想已歷經二千六、七百年,老子、莊子的哲學,包括墨子的思想仍有其獨到之處,易經的二進為法則也是今天電腦演算的基礎??鬃?、孟子的思想之「天、地、君、親、師」理念,往往被后世人視為迂腐,在文化大革命時已經把儒家思想,尤其有形的物質去得十分乾淨,今天中國政府在搞好經濟之后,大家又沒宗教思想下,每個人比的是「財富」和「土豪氣魄」,因此駕駛一輛超跑,在高速公路上一路以300公里速度狂飆,時而高速鑽向路肩,沒幾秒鐘就撞死,車內乘客無一倖免,這可謂是「有錢沒腦」,只求要快、要炫而無視他人和自己的死活。在日本皇宮前的日比谷公園到二重橋,有一大片長得很美的松林,很多人認為長在皇宮前的樹林就長得美,殊不知是庭園師傅以養盆栽一樣,一枝一葉有計劃地去照顧這些松林,在細心修剪、調枝改造樹型下得以有這片松林,有些國家在有錢時,就亂來、亂花,但日本卻把錢花在幾乎看不見的地方,經過五十年、一百年后,每一棵樹都長得很有氣質、靈性,這是教育思考的功勞。

千百年來,「印刷」是文化、傳播的主體,但慢慢的由沒有紙本印刷品的虛擬,大量取代了印刷、傳播、廣告方式的印刷功能,尤其是在2007年發表智慧型的iPhone手機之后,今天有各種形形色色的社群傳播方式,不用花錢既有繁多又可十傳百、百傳千的在社群內相互傳播,這種現象使得出版印刷每年下降10~12%,這一個十年難抗拒的變化。在今天找不到多少人想看書,因為很多社群都以東家長、西家短、談美食、聊八卦,內容比較有趣,而書本基本上比較艱澀難懂的內容居多,所以書就越來越難暢銷了!然而英國女作家所寫的「哈利波特」,卻創下每集5~600萬本銷售奇蹟,這并非是印刷傳媒的成功而是內容的成功。今天我們若只談傳媒的傳播速度、廣度及成本,紙本實體印刷品、書本傳媒,絕對不是現代電子傳媒的對手,但實體傳媒有較好的出版企劃加上編輯,和一般急就章的電子傳媒相比,在內容上有更好的深度,也有更完整的一貫性、邏輯性,這一點如同在電視上觀看職業棒球賽,雖全程看完播放也知道勝負,第二天仍會購買一份報紙來看,了解球評對此次比賽的種種描述,如某全壘打王在關鍵時刻擊出致勝打擊,或某投手暴投使打擊隊上得點圈,有適時安打支援下就得致勝分等等。這雖只是文字敘述,但加上一些致勝點的相片,卻比電視的播音員更傳神,3.5小時的比賽在3~5分鐘的閱讀下,更能十分清楚昨日賽事的來龍去脈、更深入理解,這是文字記者不只在看比賽,更要重複去思考,甚至像雙方教練在賽事調度上的用心,事后諸葛自然是使用文字比較慢傳媒的權利。所以今不能用看電視或智慧工具下,就把報紙、長效性、可隨看、隨時理解、深入關鍵報導地位取而代之。如果在流行、快速且影音功能方面,紙張傳媒已無競爭力,但具有長效、有解說、編輯內容的紙張傳媒仍有活存空間。過年期間,大家對電視臺、手機上的節目轉來轉去,節目內容都十分相近,不如去便利商店買一本雜誌,可挑選自己喜歡的人、事、物來看。有時在旅途中,一份十元的報紙可耗半小時至一小時的時間,而我從不看報紙上6~7千字以上的中篇小說,因為沒有十來分鐘看不完。一位朋友看到他17、8歲的兒子,突然不打電腦、上網,卻拿著一本十九世紀的古典文學小說在看,父親十分好奇的問他:「你怎麼不關在房內打電腦,跑到客廳來看小說呢?」兒子回答:「我正在放鬆自己!」原來上網也是一件苦事,也許是一件疲乏的事,就如同夢游一樣,看了很多卻記不住呀!

現代有很多年青人把「書本」視為用過了,又過了氣的蔽履,因為他們所穿的摩登新鞋,是用PU做鞋底的新物,兩、三年不穿就自動分解成一塊塊,朋友就曾有一雙買了兩年的新貴摩登鞋,第一次前往歐洲在下飛機時,鞋前頭就已開口笑了。以前的老鞋子全是老師傅以手工一針一線扎、穿了又拉緊做出來的,放了一百年后仍然可以穿且緊實,用這個來做類比,紙張傳媒放兩百、三百年后,仍清晰可辨釋,只是在書口會有一點泛黃而已,在老的教會用珠寶、珍珠、瑪瑙,以銀絲鑲嵌彩色繽紛的圣經,代表神和教會的教誨,然而天底下的智慧仍大多歸在圖書館、紙張媒體的內容上,今天年青人習知的電子書、行動傳媒、手機上的相片、影像,幾乎都是「借」來的,等記憶空間滿了之后,又忙著東刪西刪,加上電子屏幕的學習及觀后記憶十分貧弱,而書本雖是有些老舊、跟不上時代,但要搭乘高鐵去環島旅行是不行的,只能搭乘臺鐵或自行騎車、開車才能完成環島旅行。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